鹤苍渊

[仙五/五前](幽凡/溟承)《花发故年枝》壹

好久没看幽凡啦………当然还有溟承😂

TINYDUST:
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的是,蜀山封印最终固化的瞬间,那个把漫漫年岁都掷在三皇台心无旁骛守护它的人,竟会在封印唯一松动的时机举步踏到了另一边,就好像闲庭信步一般,他站在一贯坚守的位置然后再自然不过地踏出一步,自然到谁都没想到要去拦。 


    姜云凡的头发长了许多,低头沉默的神情依稀有着许多年前灰紫衣衫折剑弟子的影子,只是当年故人皆已不在,眼下仍记得那人的多半也只道他狂傲决绝世所离弃,“姜承”此人,恐怕早已随仍记得这个名字的故友归于尘土了。


    “你们都来了啊。”他开口说话,这才发现声音嘶哑,许久未动用的咽喉因为突然涌入的空气而干痒发痛,连忙咳嗽几声。“别那么紧张,我不会像我爹那样的。喏,封印好好的,我的使命完成了。”


    姜云凡伸手摸了摸封印的光壁,指下所及金光激越,好似有金铁交鸣。“好啊你这白眼狼,我守了你这么多年,翅膀硬了就翻脸不认人。”他对着封印念叨,却也不是装模作样。姜云凡自十九岁来此未曾离三皇台一步,起先少年心性耐不住静默,唯一的活物戾枭被他扰得烦不胜烦,见他靠近就把脑袋埋进翅膀底下装睡。姜云凡也不甚在意,他心里最难受的时候会说给胸前的血玉听,平日的闲谈和牢骚,却都一股脑的倒给那封印了。恐怕世上再没人能比它更了解姜云凡,连他小时候掏过多少鸟窝偷过殷老爹多少酒都一清二楚——假如这封印真有神识能听进去的话。只是如果对血玉讲的话是说给雨柔听,那么讲给封印的话又是想要对谁说起的呢。


    姜云凡也没想这些。像是最初的镇定已经失效,心口猛地鼓噪起来,他只顾着对封印说话来转移突然漫上来的紧张,却没留意封印那边有人挣脱了同伴飞奔过来。


    小蛮直到触上了封印,才依稀看清隔着光壁的姜云凡被晕成一片模糊的脸。


    “小蛮怎么连你都跑来了……也不是什么大事吧。”姜云凡挠着头,“你都长这么高了,我都不记得咱们有这么久没见过了。”他碰不到她,凭空拿手比了比高度,却没想到光壁对面的小蛮突然哭了。


    就像当年姜云凡决定行逆天之阵拿自己换父亲和唐雨柔那时一样,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却哭得同样委屈:“我要是没来,小姜你是不是连再也见不到了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告诉我!”


    小蛮吼完了扁扁嘴,狠狠拿手背擦去了眼泪,一双扑闪的眼睛眼眶通红,却慢慢平静下来。“小姜你啊,看着好说话,可要是真下定了决心,谁都说不动你。”当年她左右不了他的决定,伤心之下赌气跑了,却被龙幽劝了回来,“本姑娘那时候哭着帮你运行法阵,这次无论如何,也要笑着送你走。这些年我遇到过的事可比小姜你多得多了,你别当我还那么不懂事。那时候你是决心要放弃自己的生命,但这次,是跟着自己的心愿做出的决定,对吧?”


    姜云凡还在愣愣地眨眼,小蛮已经把手心贴上了光壁。“小姜,虽然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了……”她突然停住话头,仰起头用力眨眼,还没能完全收起漫出的泪花就急忙咧开嘴,“本姑娘可没哭,你什么也没看到!小姜你听我说,现在想来,比起我们,更明白你的人其实一直是他……你过去之后帮我给臭龙幽带个话,我不管他这些年遇见过什么,现在变成什么样,要是他不好好待你,本姑娘一定逼他……”


    “服下情蛊,生不如死,是吧?”姜云凡叹着气,隔着封印的光壁贴住她的手,“你想到哪里去了,刚刚还觉得你长大了不少,原来还是这么闹人。小姑奶奶,别哭,脸皱成一团就不好看了。”


    小蛮仰起脸,颊边精巧的花纹被眼泪冲得一塌糊涂,弯起的嘴角却还是和从前并无二致的弧度:“我怎么想没关系,但小姜你要答应我,如果某一天你心里想好了,认准了,那就坚持走下去,不要否认,不要逃避,好吗?”


    女娲后人回到等待她的人群中稳稳挽起外公的手臂时,身后传来许多年前曾与她一路同行玩闹相亲相护的朋友遥遥的一声:“我走了!人界,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
    那声音嘹亮清晰,仿佛他与此处相隔唯有一片澄空,再无他物。




(待续)

评论
热度(30)
  1. 鹤苍渊TINYDUST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久没看幽凡啦………当然还有溟承😂
  2. 小笼包TINYDUST 转载了此文字
我大黑血可以再战万万年!冥楚不可拆不可逆!懒癌晚期不可救。起点主角受党,叶修除外。

关注的博客